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视频-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1. <strike id="6t9qn"></strike>

    <code id="6t9qn"></code>
    <th id="6t9qn"><video id="6t9qn"></video></th>
      <pre id="6t9qn"></pre>
    1. 產品應用

      相關產品

      相關產品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產品應用 > 系統方案 > 系統方案

      LI-COR溫室氣體講座回放 | 城市溫室氣體(CO2、CH4、N2O)移動式測量——方法及意義(上)

      來源:北京力高泰科技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21-07-14 16:16:38 點擊數:616 使用提問 咨詢價格

      城市已成為全球碳排放研究的熱點區域。

      城市溫室氣體移動式測量能提供溫室氣體排放源的具體位置和釋放速率信息,從而幫助決策者制定合理的城市發展規劃及減排政策。

      為幫助廣大研究工作者深入了解這一新興科研領域,6月17日,LI-COR應用科學家Dave Johnson、Graham Leggett、George Burba就這一主題和大家分享了城市溫室氣體(CO2、CH4、N2O)移動式測量方法,以及這些測量數據的實際應用價值。下面是視頻回放。

      1626246094191824.jpg

      城市溫室氣體(CO2、CH4、N2O)移動式測量
      ——方法及意義

      Stationary concentration 

      measurements and mobile monitoring

      Dave Johnson
      Graham Leggett
      George Burba
      翻譯 | 子毅

      大約1個月之前,我們有一個關于城市溫室氣體通量的講座,介紹了城市通量測量系統的知識和相關研究案例,如果您想觀看回放,請點擊下面的鏈接城市生態系統溫室氣體通量測量方法與案例分享。

      渦度協方差通量測量系統由高頻采樣氣體分析儀和三維超聲風速儀組成。一般,我們會把通量塔安裝在城市中高層建筑物的頂部。通量數據會告訴我們溫室氣體的交換速率——即溫室氣體進出生態系統的量。如在下面的例子中,研究者不僅能得到整個研究區的CO2通量,還能把綠地和工業區分開進行統計,這類研究能幫助決策者制定科學的城市發展規劃。

      1626246772190128.png

      渦度協方差通量測量系統
      直接測量城市溫室氣體通量并分區研究

      大部分情況下,渦度協方差通量測量是一種“定點式”測量,這種測量方法有諸多優點:(1)溫室氣體交換速率的直接測量;(2)連續數據,每天24小時、每周7天不間斷;(3)這種測量方法有堅實的理論基礎,因此,不僅在城市,在全球很多其他自然生態系統研究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4)在城市中,通量塔的安裝位置很高,可以“俯瞰”城市很多區域,利用FootPrint分析,能研究不同區域的溫室氣體交換。

      但是,這種測量方法也會面臨一些挑戰:(1)測量數據嚴重依賴風向;(2)測量數據僅反映上風向的區域;(3)測量受大氣湍流運動是否充分發展的影響,例如在夜間,在大氣層結穩定的情況下,數據質量就會有折扣;(4)由于城市生態系統下墊面復雜,在哪里安裝儀器也需仔細斟酌;(5)如果想通過這種方法定位溫室氣體釋放具體的位點,也比較困難。

      因此,在進行城市溫室氣體測量時,我們可以將目光投向另外一種測量方式——“移動式”觀測。

      先看一個在日本的研究案例,Takano和Ueyama在Osaka的Sakai地區,搭建了一個通量塔,塔高~112m。測量區域包括商業區和居民區,在研究區內有一些CH4釋放的潛在來源,如污水處理廠,煉油廠、天然氣設施等。

      使用FootPrint方法,研究者分析了不同區域的CH4通量。為了“指認”出CH4排放的“熱點區域”,研究者使用了車載移動式測量方式——LI-7700車載移動式觀測平臺。

      1626246862833976.png

      “定點式”和“移動式”測量方法的有效結合

      他們開車在潛在釋放區進行了移動式觀測。數據顯示,污水處理廠、煉油廠、天然氣設施附近CH4濃度均高于大氣背景濃度。

      下面,我的同事Graham博士,會就這個方面的研究,和大家展開分享。

      大家好,我是Graham。今天的講座重點關注移動式測量。通量測量也非常重要,有時將兩種方法結合在一起,可以讓我們更清晰的了解城市環境中的溫室氣體排放。

      TGA(Trace Gas Analyzers)溫室氣體分析儀及工作原理

      關于氣體分析儀,LI-COR有兩類解決方案,一類是TGA(Trace Gas Analyzers)平臺,可以高精度測量溫室氣體濃度,如LI-7810(CH4/CO2/H2O)、LI-7815(CO2/H2O)、LI-7820(N2O/H2O);另一類就是可整合到渦度協方差系統中的氣體分析儀,如LI-7700開路式CH4測量儀、LI-7500DS開路式CO2/H2O分析儀、LI-7200RS閉路式CO2/H2O分析儀。

      1626246925154849.png

      LI-COR的兩類溫室氣體分析儀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TGA平臺儀器的測量原理。這些儀器的采樣頻率是1Hz,利用光反饋-腔增強激光吸收光譜技術進行測量。

      你能看到,這是一個近紅外發射源,發射的激光進入一個反射率非常高的鏡面系統。在這個由鏡面組成的V型腔中,進行多次反射,光程能達到幾公里。光腔的尺寸很小,只有6.41cm3,伴隨著~280 cc min-1的流速,換氣速度很快,這使得分析儀的測量響應時間小于2s,能夠對氣體的變化迅速做出響應。

      1626246962799973.png

      TGA平臺儀器的測量原理及<2s的響應時間

      TGA能提高聯網監測傳感器的精準度

      下面是城市中由傳感器組成的監測網絡(Urban Sensor Networks)。由于傳感器成本低,從而能大量布點。組成的網絡能實時監測城市中不同區域的空氣污染。下面的這個是CO2傳感器,它的成本非常低,大約只有10美元左右。

      然而,如果只是部署這些傳感器,所能提供的信息是有限的。因為它們的準確度一般,很容易出現數據漂移。我們可以使用高精準的TGA對其進行逐一校準,提高其數據的準確度。最終,整個測量網絡的測量準確度會得到提高。

      這是來自倫敦市區的一個監測網絡,使用的是CO2傳感器,傳感器布網密度大,數據的準確度一般,只能起到指示的作用。使用TGA對其進行校準,大幅提升了其數據可靠性。

      1626248656198326.png

      用TGA對CO2傳感器進行校準,提高其測量精準度

      三種移動式測量應用場景

      首爾國立大學的研究者們,他們以LI-850為核心,設計了“單點”觀測平臺,“多點”聯網組成監測網絡。研究者們使用LI-7815(CO2/H2O)分析儀進行移動式測量,目標是找出CO2的釋放“熱點”具體位置。你能看到,他們在車頂上布設采樣進氣口。數據顯示,圖中紅色位置的CO2濃度高于600ppm,而其他位點的CO2大約是400ppm。

      1626248762172503.png

      首爾國立大學的溫室氣體移動式測量

      概括一下,有三種移動式測量應用場景:場景1,溫室氣體濃度成圖;場景2,溫室氣體濃度成圖+高濃度釋放位置確認;場景3,溫室氣體濃度成圖+高濃度釋放位置確認+釋放速率定量。三種應用場景,需要數學運算的工作越來越復雜,如第三種場景,可以使用EPA OTM 33/33A的模型進行計算。

      1626248799173442.png

      三種移動式測量應用場景

      首先,我們通過車載測量方式,將調查的數據成圖顯示,使用模型來計算“源點”釋放速率。原則上,溫室氣體在排放后,會在風的驅動下,向下風向傳輸,擴散形狀如圖所示。當開車經過這里進行測量后,我們就可以用數學方法刻畫它的形狀,根據風速、風向等信息,回推它的釋放位置和速率。

      1626248844157883.png

      EPA OTM 33/33A模型回算溫室氣體釋放位置和速率

      這是使用EPA OTM 33A的一個例子,在科羅拉多,研究者使用了LI-7810(CH4/CO2/H2O)分析儀,還有LI-7700開路CH4分析儀進行測量。他們模擬了CH4的泄漏,并控制其泄漏速率,儀器架設在其下風向,量化其擴散過程。

      這張圖顯示了控制泄漏值、理論值和LI-7700測量值之間的關系。

      1626248887811177.png

      1626248915168739.png

      EPA OTM 33/33A模型回算溫室氣體釋放速率與真值的比較

      還有MEMO2項目,來自德國Heidelberg大學的研究者們,使用LI-7810,根據EPA OTM 33A的方法,量化了石油和天然氣設施的CH4釋放。該項目耗時三周,測量系統由LI-7810和三維超聲風速儀組成,

      登錄
      https://www.icos-cp.eu/sc2020/abstracts#196
      了解更多。

      在德國2019年的慕尼黑啤酒節上,研究者們使用LI-7810測量了啤酒節上的CH4釋放。這絕對是一場大型集會,來自全球的大約6百萬游客參加了這一活動。啤酒節持續兩周,研究者使用LI-7810每天測量8-12h。研究者身背LI-7810(CH4/CO2/H2O)分析儀,在啤酒節集會區內外測量CH4濃度。

      1626249075132535.png

      研究者們使用LI-7810測量了啤酒節上的CH4釋放

      這是啤酒節的場地圖,研究者借助傅里葉變換紅外光譜儀(FT-IR),監測集會區的CO2、CH4濃度。人們在燒烤或烹飪美食時,會使用天然氣,因此會有CH4排放。

      數據顯示,在集會區內部,CH4濃度會很高,能達到4.5ppm,大約是集會區外面背景濃度的兩倍以上。當經過烹飪攤位時,能觀測到CH4濃度的突然升高。

      1626249366119604.png

      集會區內外和攤位附近的CH4濃度

      盡管還沒有被包含在官方釋放名錄中,慕尼黑啤酒節無疑是一個明顯的CH4釋放源。CH4釋放速率是波士頓城市地區釋放強度的10倍(McKain等,2015),是慕尼黑市區釋放強度的20倍。

      登錄
      https://presentations.copernicus.org/EGU2020/EGU2020-18919_presentation.pdf
      了解更多。

      城市溫室氣體排放的研究聯盟

      下面我們來看一下ICOS組織下的城市溫室氣體觀測聯盟?;诔鞘写笮〉牟町?,三個城市首先作為試點加入了此觀測系統,分別是巴黎(法國)、慕尼黑(德國)和蘇黎世(瑞士)。為確保監測方法的普適性,另外12個城市也加入了此研究網絡,分別是赫爾辛基(芬蘭)、哥本哈根(丹麥)、鹿特丹港市(荷蘭)、安特衛普(比利時)、克拉科夫(波蘭)、布爾諾(捷克)、海德堡(德國)、巴塞爾(瑞士)、波爾圖(葡萄牙)、巴塞羅那(西班牙)、羅馬(意大利)、雅典(希臘)。

      另外還有PAUL項目(Pilot Application in Urban Landscapes),旨在推動城市溫室氣體的聯網監測。

      1626249481149630.png

      ICOS城市溫室氣體排放的研究聯盟

      移動式測量平臺的搭建

      使用LI-7810(CH4/CO2/H2O)分析儀,聯合一個GPS模塊,使用樹莓派進行數據整合(或是使用手持GPS,如Garmin的eTrex 10),就能給氣體濃度數據,帶上坐標,進而在Google Earth中成圖顯示了。

      1626249524143854.png

      移動式測量平臺的搭建和數據成圖

      這是一個車載的實例,使用樹莓派連接GPS模塊和LI-7810。使用扎線,把采樣管固定在車頂的旅行架上。采樣管前端安裝一個空氣過濾器,防止灰塵進入。

      1626249566293493.png

      使用樹莓派連接GPS模塊和LI-7810

      我從家開車行駛了幾英里,目標區域是一個垃圾填埋場。你能看到,在經過垃圾填埋場時,有一個CH4排放峰值~7ppm,使用之前提到的方法,我們就能量化CH4的排放速率(點擊這么方便的車載CH4測量,還是頭一回看到!了解更多)。

      1626250303204883.png

      途徑區域和垃圾填埋場附近的CH4濃度

      另外,如果樣地不大,您也可以采用肩背走路的方式去測量。LI-7810非常便攜,只有10.5kg,因此很方便做這種方式的測量。

      1626250328213500.png

      只有10.5kg的LI-7810

      另外一個例子來自科羅拉多的一個研究組,他們開發了一種監測泄露的方法,他們使用LI-7700開路式CH4分析儀,高頻采樣數據。George將就方面的實驗做更深入的講解。

      1626250431356491.png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研究者

      使用車載LI-COR傳感器檢測CH4泄漏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视频-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